感冒了請了病假



上禮拜五的白班,被同事半推半說服的我當了shifty
沒有NUM或CNC,瞬間成了整個班別最大的人
一段比較忙的組其中一個是casual pool EN
結果當天醫院大缺人,我這段竟然配了一個AIN
不能量OBS,BSL連清空尿袋都不行...



所以我這個shifty手上竟然還要顧四床病人
好在我帶的學生可以做這些基本護理
然後最後總班別轉一床,出一床

但這個班別講了好多話,接了好多電話檢查
差點都沒時間坐下來好好看全部人的紀錄

單位的大交班結束後一路忙到九點多
然後是跨團隊領域交班,我交給所有的醫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語言治療師
營養師跟社工等

然後隨時注意25床病人的動態
隨時更改手上的交班單
修繕的項目
要叫的衛材跟檢體sample
還有回答同事的問題

本來還可以悠哉喝了上午茶
但接著就開始錯過午餐
然後講了好多話最後沒聲音了

最後分配好下一班的段落負責
做完給小夜的交班後,留下來跟下個資深teamleader學習一些特殊餐點系統點餐等
因為接下來的週末放假

其實還蠻開心的
才兩個多月就開始第一個夜班 shifty
然後滿三個月當了白班的shifty
學了很多,不管是控床,或是跟醫師溝通及掌握病人狀況
也好在上個禮拜去上了shift coordinator workshop
雖然有時那種課根本也不會幫助多少臨床
畢竟很多理論 跟實務
但大概有些基本概念

想當怎樣的team leader可以自己摸索自己決定
單位裡有母雞帶小雞的
也有那種不管隊友死活  不願意幫忙的
不管哪種,想當好的

來澳洲後On的NG跟IDC比台灣多
拆線拆釘
不同的輔具穿脫
我愛的傷口護理
覺得現在的自己,是一個整理過的自己
知道優缺點,該往哪裡走的自己

謝謝同事都很好,覺得澳洲工作這條路,總是幸運著。


周末跟提姆開心的去郊區放了空拍機
覺得好幸福
從上空俯視地面的畫面好美
五顏六色的土地,青蔥的山,眺望遠方還可以看到海
冬天的澳洲,Townsville仍然是暖暖的太陽配上涼爽的風
生活走到這步
終於可以說是有錢有閒了


愛的人在身邊深愛著自己
這種感覺很美



今天上了班,終於顧到了輕鬆的病人段落

嘻嘻哈哈開開心心的上了班,下午又去上了一個臨床課程
但下了班後,跟姊妹小聊一下,聲音還是又沒了

昨晚打擾我睡眠的咳嗽也回來了
到家倒在沙發睡著,直到提姆輕輕喚我起床問我要不要請病假
一杯泡好的熱奶茶
一杯泡好了熱可可
請了病假後,兩個人一起在沙發看完了BFG 吹夢巨人

兩個人一起睡睡醒醒  一個在地上的bean bag  我則是在他用滿滿的抱枕打底的沙發中睡著




電影中

夢,好美
有好有壞
 

但最終
問的是,我相信的是什麼

我做過很美的夢,也知道這世界有很多黑暗

我無法選擇每天晚上,要迎接什麼

也許提姆是我的吹夢巨人,有他在時,我的夢都好美

而我也在這段感情裡學會

選擇,選擇去記得那些美好的夢

不管是文字或照片,好好地寫下,拍好,然後這些夢好就會在腦海中變成永恆

 



晚上突然點到林宥嘉的歌曲
想起昨晚讓我熱淚盈眶的世大運開幕
稍早前跟朋友談到各國的RN移民近況
然後看到姐姐在大醫盃的排球MVP照片
轉身,提姆像隻小狗又像隻小貓的在旁邊扭動親親抱抱的
拉回我的注意力

 


才發現
有時,生活也像夢
當思緒開始不停遊走時,外在的環境也許無變化
但內心的世界早已飛越千山萬里
上下飛盪起伏

 

不管飛去哪裡

最終還是得回到現實  好好想  好好過

好好摸摸身邊的他的頭  給點關心 給點尊重

 

 



同一片風景,我們看到的想到的已是不同

這是我第二次重遊這地方,上次來的時候,覺得走好久 -14公里的路程

這次卻滿是新鮮,由上往下看,原來可以這麼不一樣。

 

 

 


這個深夜裡,
有著林宥嘉歌聲的感嘆情懷或甜蜜
世大運開幕的興奮
RN移民的沉重
姐姐大醫盃的驕傲

最後,提姆喚我睡覺那溫柔的聲音


他今天一直哇哇叫
叫他體質好不生病
叫我太幸福想請病假就請病假

嘿,誰想生病
咳嗽跟暈沉沉的頭可是很重
但,多一天,可以好好地抱著彼此
軟軟的床,涼涼的冷氣,暖暖的懷抱
我覺得可以


就這樣繼續生病吧
愛情也是一種病,是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Tzy8NF3BDo&list=RDEMjhnZhuiuPGpJtJo1419ymQ&index=6

送上,林宥嘉的歌
就讓youtube一直跳
跳到你喜歡的吧


剛客廳被熄了燈,突然提醒了我,有幾個很難過很難過的夜晚

我也是自己熄了燈,也許喝了些酒

在一片黑暗中,聽著一些感傷的音樂讓自己可以好好地哭一場

有時哭太慘,還要記得用枕頭抱緊,不要吵到室友們

 


一次在syd的深夜,12015年,離家一年半後好想好想家,

要存錢賺學費沒錢可以買機票回家,一個人在雪梨沒有提姆覺得好孤單,

生活中一切的一切很美好,卻少了根。

 


一次在shellharbour的深夜,2015年,終於完成bridging,那種大石頭終於放下的感覺。


其實我很愛哭的
看電影也哭
看到感動的台灣盛事也哭
有些場景讓我想到家人時也會哭

但很少在外人面前哭

淚腺在那年準備出國前算哭乾了

從此後抗壓性大增

在澳洲比較能讓我哭的大概都是看到家人分享的新訊息

或是收到老媽跨海寄來的食物 感動到哭

 


 

 

想起來這些年
真的很感謝
提姆,一直幫我擦眼淚
不管是2013年的遠距離,隔著螢幕視訊的鼓勵
或者是後來澳洲遠距離,電話裡的打氣
或是現在終於住在一起,他仍會在我哭時輕輕地吻去那些眼淚


很多時候很多夢幻的情節
有時候講了都覺得,拜託,瞎編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
到現在還是會在我喊冷的時候,趕快去陽台關了窗

拿了我最愛的厚棉被把我包起來
然後泡了熱奶茶給我喝
轉了我愛的影集,接著在影集結束後抱著我回房間睡覺

腳不著地的感覺
像個孩子的感覺
真好


成熟太久
獨立太久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可以當彼此的小孩
一起受寵,一起寵愛,一起寵壞
覺得幸福,覺得甜

 

 

 

 

 

 ​​

創作者介紹

✿桑妮凱特✿゚。說說話。美食+旅行手扎*

sun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