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一天 要給學生最後評核

晚上覺得很累 頭很脹

但還是敲著鍵盤查詢著所有EN scope 評核項目

以及各種standard跟domain 然後想著臨床的例子

構思明天要怎麼講 才可以讓coach跟學生都了解

都平衡

 

其實這些年真的很多東西改變看事情的角度

人真的要親身體驗過才會成長

現在看不難了解,當時的ICU學姊為什麼想掐死我

為什麼學姊看起來很累  為什麼她嗆了誰幫我她就電誰

為什麼其他人只敢偷偷幫我呢?

 

如果臨床教師的制度能再發展更好

不是只找資深 而是找願意好好教學的人

懂得運用臨床工具幫助學生的人

是不是會比超級資深有意義呢?

 

當時是否應該鼓起勇氣直接說我要換preceptor

就像我手上這個學生  她其實在我們單位已經跟了兩個preceptor-ENs

但評價都非常的差

最後五天丟給我

每天跟她好好地說  討論  然後今天要寫評值了

發現我寫得比她還認真

當學生的是我嗎?

 

但其實我真的在學習

後來發現我是個學習能力很強的人

如果主題我有興趣的話

唯一的困擾是英文  說真的

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就討厭英文  因為以前怎麼追趕跑跳碰就是追不上姊姊

然後以前英文只是種工具跟人溝通

出國可用  在台灣可跟外國朋友溝通時  那個講英文的我很快樂

在班上總是被誇獎, 國小國中時外師總透過我跟班上溝通

那種成就感改變了我對英文的觀感

大學後有能力跟外國人交談時覺得好棒

而那時的我對文法完全不了解  只是聽與說

 

21歲出了國念書  才發現 原來 英文還是要會讀跟寫

原來文法的世界這麼難

原來換了個程度  身邊的人升了幾個階級後

自己是如此格格不入  

愛聊天愛交友的我  瞬間成了啞巴  只差沒跟寄居蟹一樣縮在殼裡

但也差不多躲在華人圈了

上課被電  很想哭

最後竟然高分過關   但又回到討厭英文的時期了

 

認識提姆  輕輕鬆鬆

當時完全不會說中文的他 似乎很慶幸遇到語言可以溝通的我

怎麼講  他都聽得懂  支持我  鼓勵我  

於是英文又成了一個很順的語言  很方便

 

但後來考雅思  又開始被狂電

看到ielts就想哭的日子  考到天天哭的那時候

2月離職到6月考過  哭過多少個夜晚

 

來澳洲的愜意覺得考過雅思好棒

結果上個iron課程才發現護理醫學英文好爛

考過了oet覺得自己好棒  開始在醫院覺得得心應手

然後現在開始帶學生後覺得自己英文也太爛

也開始偶爾被提姆說怎麼英文變爛了

 

真是矛盾

但這樣爛的我

也是在20分鐘的專題演講加上面試後拿到升遷機會

 

提姆總說我想太多

但我變得好敏感

敏感的好像小時候老爸的一句話,可以盤踞在心頭15年

 

這樣起起伏伏的insight

才終於體會以前人說 蹲低才跳的高

不再只有自信   真的知道自己不足才能成長

所以好像也因為這樣  比以前更努力了

什麼事情 都全力以赴 

考雅思

在澳洲工作

愛情

 

是不是因為這樣  

所以把標準設高了?

我對這學生是否太嚴格了呢  我很疑惑

但就準備度來說 身為一個學生  這學生真的不OK

就像當初去ICU的我

遇到一個高標準的學姊

當時如果好好學  現在的我是不是可以更不一樣

 

但也因為當時那樣的機遇

現在的我知道要好好珍惜每個機會

做人

交朋友

學習

成長

 

雪梨過後人生第一次

跟某個認識的朋友不再連絡

那種失落感拉扯了我許久  卻又像解脫

當友情關係只剩下利用  或是利益糾葛不再單純

只能酒肉  是否該退場

總是無法馬上抽身  於是那次  成了印象深刻的一刻

很喜歡那樣的個性  跟閒聊一切的快樂

但就是無法再繼續  這是多麼深的遺憾

 

來到湯村

遇到一個可以聊得來可以逛街吃飯的朋友

一起分享工作大小事  在家煮飯看影集

然後轉眼

又因為工作等  利益糾葛

這次我轉身離開

是自私  還是成熟

我依舊相信  每個人的一生 有自己的路要走

我們可以感謝貴人

但不可以強迫朋友當你的貴人

也不該在朋友拒絕後  還去觸碰底線

我想要的只是公私分明的愉快

那樣可以隨興講單位好壞的日子再也沒有

那樣可以隨性聊天說笑的日子再也沒有

好可惜

 

但第一次的那個朋友認識了4年多

才是真的痛

 

來澳洲 最常學會的就是說 再見

但慢慢學不會的是 交朋友交心

開始不太能付出真心

就像台灣的好友群們  好像開始有了家庭 有了孩子

其實也很難聚會很難再一起述說那些平凡無奇的生活小雜事

套句提姆說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擾  你的誰要聽

哪像學生實習  愛上了誰 小小曖昧  都可以跟姊妹分享好幾天

除了感情 作業  也沒什麼好憂愁煩惱的

30歲

好多好多

聊理財計畫  聊人生大事  聊健康 聊家庭

每個人的煩惱都不一樣 好多好多 育兒經  婆媳經  單身經

再也找不到那個歸屬感

但就像人類發展學說的

30歲這時期  也不再是尋求同儕認同期

我們都該發展與自己獨處的能力

很多人邁入舒適圈

 

但寂寞  是不是無法避免的呢?

提姆沒什麼朋友  但他好像不寂寞 因為他有喜好

他要我什麼都可以跟他說

但有時候的我  好像已經沒什麼想說

 

就只是想好好看些輕鬆的中文電視劇

聽聽以前那個時期愛過的歌手的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hin6n1XGiU

偶爾讓自己回到以前那種  很愛悲情的時刻

很想活在那個時期裡

那個對未來很多夢想的時期

 

矛盾總是拉扯

想要安穩  又有點厭倦

期待改變  又不想重新開始

 

明明被深深的愛著

卻偶爾懷念著另種捧在手心上的感動

姐姐說平淡的幸福很美

我說我想念轟轟烈烈

 

我不想回到過去

我很滿意現在

但如果可以  好想回去重新體驗一下那個17歲到22歲的時期

覺得那個時期好美 好快樂 

說的 講的 體會的都是人生

不管下怎樣的決定  都可以重來

不管怎樣的結局  都可以再繼續開始

 

我很想你

想你

還有你

跟你

你們這些在我生命中留下深深痕跡 卻離開的人

 

然後再謝謝你

跟你

還有你

謝謝你們不離不棄

 

 

 

 

 

創作者介紹

✿桑妮凱特✿゚。說說話。美食+旅行手扎*

sun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oncsm
  • 現在上班最主要的問題就是聽不懂病人或同事說什麼
    病房的工作
    練習駕車....
    很多要學
    一起努力啊
  • 慢慢來
    多看別人記錄然後問同事或朋友
    很多常用縮寫跟單位自己發明的縮寫需要花時間搞懂
    回家就查交班單不會的字
    或是tea break check those words.
    會慢慢抓到感覺的!

    sunycat 於 2017/11/02 15: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